“加法”得出“乘法”效应
来源:金融办   作者:   点击数:799   日期:2019-04-28   字体:【

石门镇白坪村的曹树泉是当地的花椒种植大户。近段时间,他几乎每天都来到自己的花椒地里打理。看见自家50多亩花椒全部施上了肥,已挂满果,长势喜人,曹树泉心里乐滋滋的——“今年一定是个丰收年。”

然而,春耕生产刚开始时,曹树泉还在为资金周转紧张,没钱买肥料而发愁。他告诉记者:“我几十亩花椒单是施肥就至少要两万元,而当时手里基本没钱,又不能耽误生产管理,心里很是着急。”就在这时,石门镇丰之聚供销合作社为他提供了赊购服务,同意他在花椒采摘销售后再付款,这才解了他燃眉之急。

供销合作社带来的利好,石门镇永安村的袁继华也深有体会。由于扩大鱼塘经营,资金紧缺,他在大年三十被村民围堵在家里索要土地租金。丰之聚供销合作社了解到情况后,一天时间内便为他调剂到了互助资金,雪中送炭。

石门镇农民享受的政策红利,是区供销社在该镇推进“三社”融合试点的一个缩影,也是我区整合资源推动乡村振兴的一大亮点。

一直以来,基层供销社、农村信用合作社(重庆农村商业银行)和农民专业合作社是服务“三农”发展的三大主体。然而,由于环境、体制等原因,三者各自为阵,没有形成服务“三农”的合力。今年以来,区供销社按照改造自我、服务农民的总要求,一手抓为农服务,一手抓改革创新,探索建立供销社、农民专业合作社、农村信用合作社(重庆农村商业银行)“三社”融合发展模式试点,从单一流通服务向生产、销售、融资“三结合”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延伸,构建起为农服务的新平台。

“三社”融合到底能解决啥问题?

区供销社人员介绍说,主要是着力补齐了农业生产所出现的“短板”。

“短板”在哪里?

“青壮年外出打工了,有的地也撂荒了;很多农民想发展产业致富却无资金、技术支持;由于信息不对称,农产品丰产却得不到丰收……”“三社”融合能够将这些“短板”一一补齐。

石门镇是我区首家“三社”融合发展试点镇。石门镇丰之聚供销合作社有限公司负责人曹照杰介绍,石门镇具有良好的农业发展基础和前景,乐湾土地股份合作社、型芬农机专业合作社等20余个农民专业合作社相继成立。然而,资金短缺成为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壮大的最大“瓶颈”。丰之聚供销合作社按照社员制、封闭性原则,在不对外吸储放贷,不支付固定回报的前提下,开展资金互助服务。目前,该合作社有1200多名会员,已累计为18家农户和农业企业调剂资金230余万元。

在“三社”融合模式中,供销社负责技术服务和销售,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生产经营,农村信用合作社(重庆农村商业银行)负责资金保障,着眼农业产前、产中、产后提供全过程服务。这意味着,“三社”融合不单单解决农业发展资金问题,还针对农业生产“缺劳力”问题,提供代耕代种、机播机收、统防统治、统购统销等农业生产性服务;针对农产品销售“缺市场”问题,支持供销社参与公益性农产品批发市场、农贸市场建设和改造,大力发展农村电子商务,构建连接城乡、线上线下的农产品流通体系;针对农民增收致富“缺技术”问题,积极引导致富能人、“田秀才”“土专家”结对帮扶开展农业技术服务;针对农村公共服务“缺资源”问题,积极承担购买社会公共服务职能,开展文体娱乐、养老幼教、环境保洁等新兴服务业态。

试点已初显成效。根据计划,2020年,我区将在50%以上镇街推行“三社”融合发展,力争投入“三社”融合发展信贷资金累计达到1.5亿元;2021年,全区实现镇街“三社”融合发展全覆盖,力争投入“三社”融合发展信贷资金累计达到3亿元;2022年,“三社”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基本形成,力争投入“三社”融合发展信贷资金累计达到5亿元。

“三社”合一,使供销社从传统的流通服务,向全产业链打造和全过程社会化服务延伸。“三社”合一的“加法”运算,产生出了“乘法”效应,破解了“三农”发展难题,为乡村振兴注入了新活力。转自《江津新闻网》

版权所有: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:重庆市江津区电子政务办公室

地址: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圣泉社区圣泉路99号 邮编:402260

站备案/许可证号:渝ICP备11000307号-41